主页 > 养生保健 > 保健按摩 >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的背后又一个魏则西式悲剧?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的背后又一个魏则西式悲剧?

发表日期:2019-09-09 | 来源 :洁百利养生 | 点击数: 次 收听:
 

  它许以千千万万参与者关于健康和财富的梦想,但梦想更像是一场泡影。在帝国的食物链里,参与者不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甚至丢了性命。

微信图片_20181226175838.jpg

  1.了解权健

  查询原食药监总局的保健食品数据库发现,目前仍在有效期内的权健牌保健食品共有13种,涉及缓解体力疲劳、增强免疫力等常见保健功效。

  其中,9种均系2014年至2016年间由其他公司转让给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权健自然医学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转让公司不少“名声”很响,包括鸿茅药酒公司副总裁鲍东奇名下另一家公司北京秦吉达科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以及十多年前曾红极一时后因“双氧水超标”陨落的“巨能钙”生产公司北京巨能新技术产业有限公司。

  权健自然医学公司还是家“代工厂”,受委托生产盛坤牌双仁沙棘口服液、鸿宇牌银荷片、灵芝王片等7种来自不同厂家的保健食品。

  而“受委托生产”的部分保健食品,又被冠以权健的商标出现在权健官网上,进一步扩充了其产品类别,且售价不菲。

  9种系转让,4种曾更名

  权健宣称自己为一家包含研发和生产于一体的现代大型产业化集团企业,但澎湃新闻发现,其名下不少保健食品品牌来自于其他公司的转让。

  查询前述保健食品数据库可知,目前仍在有效期内的权健牌保健食品仅有13种,包括权健牌权杨胶囊、权健牌丽辉胶囊、权健牌昱强胶囊、权健牌昱安口服液、权健牌破壁灵芝孢子粉胶囊、权健牌复康胶囊、权健牌权恒颗粒、权健牌昱新咀嚼片、权健牌艾必是胶囊、权健牌清清胶囊、权健牌钙锌硒胶囊、权健牌辅酶Q10软胶囊、权健牌圣安明胶囊等。

  其中, 9种均系2014至2016年间由其他公司转让而来。

  如将圣安明胶囊转让给权健的北京秦吉达科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大股东为鲍东奇。

  而该公司曾经的董事长就是生产鸿茅药酒的公司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鲍洪升,鲍东奇也是鸿茅国药的副总裁,媒体称其一直“跟随鲍洪升打天下”。

  将昱新咀嚼片转让给权健的是北京巨能新技术产业有限公司,该公司原名北京巨能钙有限责任公司,曾因营销打造出一款名为“巨能钙”的明星保健品,在2006年前风头一时无俩,后该保健品因“双氧水超标”一事陨落。

  此外,权健牌艾必是胶囊和权健牌复康胶囊分别由西安御贤堂医药保健品有限公司(下称西安御贤堂宝医药)和西安鸿升药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西安鸿升药业)转让,但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一致。

  蹊跷的是,转让之前,西安御贤堂医药生产的艾必是胶囊为鼎盛安牌艾必是胶囊,与北京秦吉达科贸转让之前生产的鼎盛安牌圣安明胶囊,品牌名称一致。

  权健名下的另4个品种在2016年均有过变更名称的记录:权健牌权恒颗粒原名为权健牌改善营养性贫血颗粒、权健牌昱安口服液原名为权健牌改善睡眠口服液、权健牌昱齐胶囊原名为权健牌钙锌硒胶囊、权健牌昱强胶原名为权健牌增强免疫力胶囊。

  2016年7月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制定的《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实施,规定保健食品名称不得含有虚假、夸大或者绝对化,明示或暗示预防、治疗功能等词语。

  而上述4种保健食品原名中,均含有“改善营养性贫血”、“改善睡眠”、“增强免疫力”等明示治疗作用的文字,不知这是否是其改名的缘由。

  代工生产的保健品上也打有权健商标

  “天眼查”显示,权健自然医学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4500万元,包含470个商标信息、33项专利信息、26个著作权等。

  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一份天津市保健食品生产企业《食品生产许可证》审批公告中,权健自然医学公司不仅许可生产包括上述提及的13种权健牌保健食品,另外还成为博大牌康力必通冲剂、巨能牌百傲钙口服液、巨能牌双歧胶囊、盛坤牌双仁沙棘口服液、太和汉方牌芪苓茶、灵芝王片、鸿宇牌银荷片等7个品牌的受委托生产许可企业。

  但权健不仅仅只是“受委托生产”,澎湃新闻发现,以鸿宇牌银荷片为例,其摇身一变出现在了“权健自然医学”的网站上,包装上也印有“权健”商标,不加分辨的话,还以为该产品是权健保健食品家族的一员。

  而在互联网上,果真有网友发帖抱怨,称花了7000多元加入了权健,随后又买来权健产品试吃,却发现并非研发而是代工生产而已。

  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更早前的一份公告中显示,2017年前,权健自然医学公司还受委托生产了中和鸿业牌辅酶Q10软胶囊、鼎盛安牌圣安明胶囊。

  不过在2017年1月取消了上述许可,而增加了权健牌辅酶Q10软胶囊、权健牌圣安明胶囊的生产经营许可。

  更早前,2016年权健自然医学公司取消同健牌钙锌硒胶囊受委托生产,而新增了权健牌钙锌硒胶囊的生产经营许可。

  2.权健奇葩包装董事长束昱辉

  "权健自然医学"曾在今年9月18日宣称,权健集团董事长束昱辉登《财富》封面,并且一语“自私论”展现企业家大智慧。

  但是据金融界网站查询《财富》杂志9月刊发现,束昱辉并没有登上《财富》封面。

  此外,"权健自然医学"称《财富》总编孙丛山先生亲自执笔对束昱辉进行了采访,这个所谓的《财富》杂志疑似是个“高仿货”, 并不是真正的《财富》杂志,孙丛山也不是真正的《财富》杂志的总编。

  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孙丛山为财富(天津)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兼执行董事,且为唯一自然人股东,该公司注册成立于2018年6月。孙从山早年还在北京、天津注册成立过两家文化传媒、企业咨询公司,均已在多年前注销。

  3.权健罪恶的保健品帝国

  一位来自内蒙身患癌症的女孩,因服用权健公司的所谓“抗癌”产品,病情恶化,最终于2015年12月12日离世。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在周洋奄奄一息之时,权健竟然对外宣传自己的抗癌秘方让周洋重获新生,并在网络上大肆宣传。周洋父母和权健之间的官司也倍受关注。

  7岁女孩的离世,丝毫无损权健的高速成长,这家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的公司,花了14年,在中国构建起一个年销售额接近200亿的保健帝国。

  这个帝国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肮脏的秘密?

  魏则西式的悲剧

  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魏则西在他人生最后时刻答道:

  是他在重病垂危之际被欺骗,花费了家人东拼西凑的数十万元,躺在一家被莆田系承包的医疗机构里,进行一项骗人的「高科技疗法」。

  是啊,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如果小周洋还活着,她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微信图片_20181226171350.jpg

  大概是,父亲为了救患有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的女儿,几乎卖掉了包括房子在内的全部家当。

  治疗不算顺利,几次极为痛苦的手术——切除肿瘤、肠穿孔、复发、再切除之后,肿瘤标志物一度接近正常水平。

  但病情并不稳定,北京儿童医院的医生建议继续化疗。然而,一家叫权健的公司介入了小女儿的治疗。

  一家人都是农民,不忍心看当时才4岁的女儿如此痛苦,暂时中断了医院的化疗,让女儿吃了两个多月这家公司的「抗癌」产品。

  然而,女儿的病情却恶化了。

  奄奄一息的时候,女儿的照片、头像离奇地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论坛、社交媒体上,说她已经在权健重获新生。

  气不过的父亲把这家价值百亿的保健帝国告上法庭。

  你猜结果是什么?官司输了。

  8个月后,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她的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她在痛苦中离世。死前,连一个道歉都没有得到。

  周洋遗照,旁边有她喜欢的玩具和零食;

  天价鞋垫、负离子卫生巾和火疗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权健内部资料显示,权健集团旗下现有 7000 多家火疗养生馆。

  权健公司创始人束昱辉的传记中说:

  束昱辉肩负历史使命和责任,衷心系苍生,殷福泽万民。

  束昱辉将权健的成功归功于他搜集的 600 多张中药「秘方」, 他一直宣称权健是一家 「自然医学」公司,而不是保健品公司。

  从 2004 年开始起家的权健公司,在短短 14 年的时间内, 迅速成长为一个横跨保健品、医疗、化妆品、金融、体育、房地产多个行业的商业帝国。

  根据直销行业杂志《知识经济 · 中国直销》的估算,权健公司的销售业绩从 2013 到 2017 年分别是:

  50 亿元、135 亿元、190 亿元、192 亿元、176 亿元。

  束昱辉的传记《生命的代价》中提到过秘方最初是如何配制成产品的:

  在天津市区的某个小作坊中,只有一台陈旧的小电扇,酷热难耐;

  束昱辉和老大爷们组合成了火龙液秘方的生产三人组,他们全天通过手工搅动来复活这个火龙液秘方;

  束昱辉的体力几乎每天都濒临透支;

  终于在 2004 年的某一天,世界上第一桶用于火疗的火龙液诞生了。

  权健的商业帝国,就是从这一项项「撼动世界」的发明开始。

  2005 年,权健的招牌火疗问世,束昱辉注册了三项发明专利。

  其中「一种用于火疗的实施流程」发明专利写道:

  火疗能让脂肪有效转化、分解,有效减肥……

  按照发明细节的描述:全身哪里都能烧——

  烧眼;烧鼻部;烧耳部;烧腹部;烧背部;烧胳膊;烧手部;烧腿部;烧脚部…….

  治疗的疾病从脑部萎缩到到秃头,从耳聋到子宫糜烂,从肾虚阳痿早泄到面瘫便秘肩周炎。

  如此厉害,权健公司官方的大事记里写道:

  火疗一经问世,便呈燎原之势。

  权健火疗店,一位店员正在给客人做火疗;

  除了火疗,束昱辉同时期的另外两项发明也被写进了权健的大事记—— 骨正基(售价上千元的一双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

  十多年以后,权健公司尽管已经开发了更加丰富的产品线,但保健鞋垫和卫生巾这些早期的发家产品还是被推崇。

  2014 年,权健的经销商曾把央视的记者带进库房参观,展示这双形似鞋垫的「骨正基」,介绍这种产品对 O 型腿、睡眠不好、心脏病的奇效。

  这款鞋垫的发明专利里叫做「按摩鞋垫」,没有医疗器械的资质,却卖到 1068 元一双,经销商们自如地宣称各种疗效。

  「权健自然医学之父」束昱辉,同时也是「负离子卫生巾」的发明人。

  根据权健官网的大事记,2007 年,他们的负离子磁卫生巾问世。

  采用了负离子磁 CPU 芯片,能平衡人体、该产品按食品级卫生标准生产。

  束昱辉在当年的专利里写道,这款负离子卫生巾有「消灭厌氧菌」「活血化淤」「增强免疫力」的作用。

  权健的经销商当初在央视的报道里说,这款卫生巾能治疗前列腺疾病。

  时隔 4 年,权健经销商仍告诉我们这款卫生巾可以治疗妇科疾病;卫生巾内还带有芯片,可以防手机辐射。

  一位经销商甚至当面吃下了卫生巾内的吸水珠,说「这安全到可以吃」。

  10 多年后,权健公司的产品布局更加多元,有多款产品拿到了保健品的标识。

  当然,不变的是对产品的包装话术。

  比如「本草清液」,这是一款以食品生产许可为标准生产的饮品,售价为  1068 元。

  像不像一罐酸梅汤?

  根据配料表,一家三甲医院消化内科的主治医生告诉我们:

  这款产品本质上就是普通果汁。

  在药监局的网站上,我们根据生产许可证编号搜索到该产品。登记信息显示:

  它是一款风味饮料。

  但权健的官方客服的电话回复说:

  这款产品可以排毒。

  服用这款产品后腹泻排出的五颜六色物质,经销商们说:

  这些代表人体不同部位排出的毒素。

  就在很多人觉得荒诞的时候,权健公司已经以全国各地的火疗加盟店为基点,将它的产品源源不断兜售给了全国人民。

  他们将顾客包裹在塑料膜和毛巾里,点燃酒精的熊熊火焰,劝诫说「湿气很重,多做火疗」。

  他们卖出了一双双的天价鞋垫,一包包的负离子卫生巾,一瓶瓶的保健排毒饮料。

  我们很想知道,数千万使用权健产品的人里面,有多少危重病人?权健的经销商是如何向他们推销这些保健品和食品?

  他们有没有像小周洋一家一样因相信权健公司的产品而中断了医院的正规治疗?有没有耽误了病情?

  百亿帝国是怎么炼成的?

  如果只是鼓吹某种民间疗法,束昱辉的成就可能不会超过各种「神医」。

  但束昱辉不仅是「神医」,更是铸造了一个商业帝国的亿万富翁。

  我们参加了一场在天津权健总部的招商会,感受到这种商业模式的巨大吸引力,理解了权健经销商们的狂热。

  权健位于江苏盐城的另一个会议中心;

  2018 年 11 月,在一场名为权健自然医学昱盛体系的创业说明会中,会场塞满了超过千人,参加者都是权健经销商和他们带来希望发展的新人。

  会议是各种环节的洗脑。经销商们噙着眼泪,分享权健产品保健治病的传奇,高喊:

  我们不是白衣天使,却胜似天使,因为我们让更多人远离病痛和苦难、中华医学的史册上将有我们浓重的一笔。

  经销商们在演说时鼓动观众:「未来的千万富豪亿万富豪一方霸主」。

  她们分享通过加盟权健致富的故事。

  她们家庭经济状况曾经不佳,但加入权健后,她们拿到了每周 5 万的封顶奖金,开上了宝马,实现了购买县城高价房的梦想。

  消费 7500 元或更多,你就可以成为权健不同级别的经销商。成为经销商后,你发展的新成员越多,你拿到的奖金也越多。

  也许你对这种洗脑嗤之以鼻。然而,权健帝国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

  我们参加的是权健「昱盛」体系招商会,「昱盛」体系的一位经销商告诉我们, 「昱盛」有 7 万人。

  这只是权健商业帝国的冰山一角,权健的经销商有几十个不同的体系。根据权健「永和」「牵手」「百合」等系统的宣传,各团队拥有数万到数十万人不等的规模。

  2012 年,早在权健拿到直销牌照以前,一起发生在吉林蛟河的权健案件,就详细揭露了「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的部分商业模式。

  权健公司销售团队「人人系统」的最高领导人孟某某等人,由于「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骗取财物」,被蛟河市检察院指控为传销。

  坠入深渊的受害者和全身而退的权健

  周二力后来总怪自己无知,害了女儿,又输了官司。但无力逃脱的并不只是他。

  我们在媒体报道和司法判决书里,统计了近年来各地大约 20 起烧伤严重的权健火疗事故,发现了它们的共同点:

  这些事故揭露了权健火疗可能存在的风险和后果——严重烧伤、高昂的治疗费、可怕的后遗症。

  经销商通常要为这些事故负责,而权健公司全身而退。

  比如山东的许女士,3 年前在一起火疗中双腿严重烧伤,花了 10 多万治疗,至今双腿难以蹲下。

  2018 年 7 月,经过两年艰难的官司,法院判决了经销商负赔偿责任,但她的律师告诉我们,后者已经跑路了。

  内蒙古一名包姓老人,2016 年在一家火疗馆(权健加盟店)做火疗时,因工作人员操作不当,使其心脏病复发导致死亡。

  尽管火疗店经营者认为与其「存在挂靠关系」的权健公司也应承担赔偿责任,但最终法院的判决并未予以支持。

  不只是在火疗烧伤的受害人起诉的案子里,在全国各地公诉机关起诉传销的案子里,权健公司也用不知情的说法,将责任推给了经销商。

  2017 年 12 月,一起权健经销商案在贵州六盘水的二审结束,三位权健经销商因传销活动罪被判刑。组织者被控发展下线人员 39 人,组成超过 3 个层级的金字塔传销,涉案金额 164 万。

  权健公司在案中提供证词称:其是依法设立的直销企业,对加盟商的销售模式不知情。

  受害者坠入深渊,而发明、推广并从中得利的权健公司,总是脱身离开。

  我们只发现了一起例外。这起火疗烧伤事故发生在广东深圳。

  40 多岁的肖女士在接受火疗时,右上肢、胸腹及后背等多处皮肤被烧伤,住了 24 天院,不得不接受整形治疗。

  这起官司打了 2 年,2018 年 5 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权健公司需要和火疗馆一起负责,共计赔偿 27 万元。

  从判决书看,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权健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辩护时,权健公司表明自己并不提供火疗服务,与经销商没有关系。

  根据我们获得的约 20 份司法判决书的信息显示:加盟权健,在很多时候不需要签署合同,消费钱款也不是直接缴给权健公司,而是通过经销商经手。

  这种早有准备的切割方式,曾经在此前的权健火疗案件中屡试不爽,但在深圳却失效了。

  深圳市中级法院最终认定,给肖女士做火疗的门店招牌里有权健,介绍的也是权健火疗服务,包括微信聊天记录在内的证据都显示,参与者始终自称权健的人,并以此发展下线。

  法院认为:无论是外部宣传还是内部关系,权健公司都跟火疗店存在重大关联的高度可能。因此,法院判决权健也要承担责任。

  肖女士的律师告诉我们,这起官司还没结束,权健目前还在申请再审。

  如果判决结果落实,这个凭借火疗起家的百亿商业帝国,终于要为火疗烧伤事故负责了。

  但对于故事开头的周二力一家来说,已经没有机会了。至今,他把周洋的骨灰留在身边,并保留了几箱和周洋、权健相关的资料,上千张照片记录着女孩的欢笑与不幸。

  而权健,还是在 2013 年拿到了直销经营许可证,从此有了护身符。也是在那一年,束昱辉在接受直销媒体采访时说,要在 5 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 5000 个亿。

洁百利养生

养生专题

栏目排行

  • 常识
  • 饮食
  • 运动
  • 中医
  • 保健
明星养生